访小鹏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何小鹏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20:04:30

访小鹏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何小鹏

  今天的汽车是汽油汽车,明天的汽车可能是电动汽车,后天的汽车是什么?我们觉得是数据汽车和电动汽车加在一起,叫智能汽车。

  互联网的思维是把硬件价格打低一点,将来通过软件再把钱赚回来。以前的汽车因为不能升级也不能运营,所以不可能赚这个钱,我们可以通过软件把收入提起来,既把车的品质控制好,又把价格做厚道。

  新能源汽车的崛起给汽车行业带来了新的可能。未来,汽车能否与十年前的手机一样迎来颠覆性变革?“独角兽”企业小鹏汽车正在努力。

  小鹏汽车于2014年在广州创立,目标是成为全球领先的智慧出行的制造商和运营商,“为生而互联的年轻人造互联网电动车”。

  2016年,小鹏汽车Beta版正式发布。2017年,小鹏汽车完成了A0、A1、A2三轮融资。今年1月,小鹏汽车获得了阿里巴巴集团、富士康和IDG资本联合领投的22亿元B轮融资。4月,小鹏汽车首款上市车型G3正式开放预订。

  何小鹏是小鹏汽车创始人、董事长。他曾担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、阿里游戏董事长、土豆总裁。2017年8月,何小鹏从阿里巴巴离职,正式加入小鹏汽车,出任董事长一职。近日,南方周末记者在深圳举办的“2018(第二十届)中国风险投资论坛”上采访了何小鹏。

  何小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小鹏汽车现在已经拿到了50多亿元的投资。“小鹏汽车是最有互联网基因、由心态最年轻的人组成的一家企业,我觉得基因决定了一家公司的未来。”

  何小鹏:这个过程有点曲折。去年年初,我的小朋友出生,那天刚好有个朋友给我打电话,说智能汽车正在窗口期。之前也有很多人跟我讲过,我没有care。但在那一瞬间,第一次抱到小朋友,我想到十年以后,他问爸爸是干什么的,我该怎么答?

  这是一个蛮大的冲击,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有一点变化,做出不同的事情,让他觉得他爸爸还是不错的。我当时想了两到三个方向,最后选择了汽车,够重,够有挑战,可以改变很多人。

  何小鹏:现在我们有30%的科技行业人才,来自阿里、腾讯、华为的人很多。做成一个新的企业,需要多方面、不同能力的人的融合。

  我觉得跨维竞争,第一要素是人脉;第二个,做企业最难的是企业的运营和管理,有很多基础的逻辑是相通的,一个企业该怎么组织它的文化体系,该怎么把管理体系做得有效率,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。第三,我积累了一些好的朋友圈。所以说,不经历过去,很难进行下一个更大的创业。

  何小鹏:做汽车有很多困难。融不到钱的时候很困难。今年我们还计划拿超过100亿,汽车需要很多钱,以前做企业不需要这么多投资。

  第二个困难是汽车的技术含量非常高,做能开的车,和规模化地做能交付给消费者的车,两者是不同的,后者的每一步都要花很大力气。

  还有一点,我们以前做科技创业比较容易,招这个方向的人就可以了,做汽车创业不一样,它需要有很多来自不同行业、不同专业的人,比如汽车人、互联网人、金融人、销售人,这些人的想法不一样,把他们融合在一起很困难。

  南方周末:小鹏汽车的团队有来自广汽、特斯拉、奔驰各个汽车行业的专家,当初如何聚集在一起的?

  何小鹏:我们原来认识很多科技方面的人,但认识的汽车人很少,刚开始的方式是朋友介绍,见了很多人之后,慢慢就知道了自己要什么样的人。

  我们期望年轻一点的人,这个年轻指的是心态,不一定是岁数。心态年轻的人喜欢折腾,喜欢变化,也愿意拥抱变化。在汽车行业,心态年轻的人大部分是40多岁,在科技行业,心态年轻的人是20多岁。

  其次,我不太愿意招同一个公司的人。每个公司里面的人都很好,但换个角度,如果都用同一个公司里的人,他们的优点和缺点也差不多。我们需要不同的人,有一些平衡。现在整个团队差不多1600人,每个月增长220人左右,算增长的很快了。

  南方周末:你之前说,在未来,AI 和互联网耦合、AI和互联网硬件耦合是巨大的机会,小鹏汽车正是基于这一大的战略格局,打造高智能互联网汽车。小鹏汽车是怎么在这个战略格局上打造汽车的?

  何小鹏:这是一个长期的战略。我觉得第一大步,也是最主要的,就是造好车,并且能够规模地生产、销售和交付。

  汽车在经历变革,今天的汽车是汽油汽车,明天的汽车可能是电动汽车,我们叫新能源汽车,那么后天的汽车是什么?我们觉得是数据汽车和电动汽车加在一起,叫智能汽车。

  就像当年的功能手机到智能手机的转变,2007年左右到2010年,这三年带给我们的变化很大。诺基亚是我上一个公司的股东,那时候所有人都没想到今天的智能手机是这样,连这个行业里的人都没有预料到。

  很多人今天挑战我们,说汽车就是一个安全的出行工具。但五年以后、十年以后的汽车会是什么样?我觉得会有很大变化。所以小鹏汽车的第一步就是要做出一台不一样的智能汽车,并且能够规模地生产、销售。

  何小鹏:这是正在发生的挑战。造出一台车很容易,但是造几万台,并且能够规模交付出去,真的挺困难。

  以前做互联网,基本上没有一致性的问题,当你写出一个软件,copy就可以了。但每一台车都不一样。一台车有几万个零件,假设每个零件有0.1%的问题,就是99.9%的可靠性,这个数据是很低的;如果两万多个零件乘在一起,可靠性更低。所以造车真的和互联网有很大的不同。

  第二,我们在每个地方都要开发票,所以要开公司;每个地方都要交付,所以要有售后;每个地方的电动车都需要充电,都要建充电桩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么多人。因为在今后三年,我们要把全国的网络覆盖起来。以前在互联网公司,不需要考虑一致性。

  第三,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压力,中国每天都有很多车出现问题,车辆碰撞或者燃烧,但基本上没有人care,因为大家都习惯了。买新车的时候,有一个单独的险种叫自燃险,这意味着它经常烧。如果我们有一台车燃烧了,基本上公司就会死。做互联网不会考虑生命问题,但汽车从概率上来说的确可能会出现。

  何小鹏:每一家新的制造企业最起码需要一个自己的工厂,选择肇庆的工厂,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效率高。这个效率主要分为两点。第一点是当地的领导效率很高,对我们有很多支持,决策、判断很快。第二点,它离广州很近。我们现在总部在广州,跟肇庆大概65分钟的路程。选择肇庆可以帮助我们很快把研发到制造的转化做出来,也有利于培养我们从合作生产到自由生产的转化过程。

  何小鹏:我们主要想做三点。第一是高智能进化。很多车都是不能升级、不能运营的,我们的车可以在互联网上升级、运营。我们刚刚做了一个,比如说在车上玩抖音。

  第二,我们做的是高颜值的车。中国有很多车的颜值很差,最开始我们觉得是设计团队问题,后来觉得是他们老大的问题,最后发现都不是,因为想把一个车做得好看,真的挺难。比如我们把车做出来之后,发现中间加了一个洞,为什么要加个洞?因为要满足法规。又比如,为什么这个曲线不漂亮?因为工艺上做不到,或者做到要花很多钱,成本就提高了。

  第三,我们要做高品质价格比。中国造车有个现象就是不断降价,有的车工艺很差,以致觉得它们不应该拿出来卖。一台豪华车生产和制造的成本,占销售价格的45%左右,虽然最后绝对利润不够高,但相对毛利还是高。

  互联网的思维是把硬件价格打低一点,将来通过软件再把钱赚回来。以前的汽车因为不能升级也不能运营,所以不可能赚这个钱,我们可以通过软件把收入提起来。既把车的品质控制好,又把价格做厚道。

  南方周末:此前,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称,在明年完成第一个3万台的交付。这个目标能否如期完成?

  何小鹏:明年会有超过3万台。我们今年年底会开始一定程度的交付,然后逐步爬坡,明年在某个时候开始规模交付。

  何小鹏:第一,SUV是中国唯一一个总车型在增长,价格一直在下降的车型。第二,将来的电动汽车大量会是SUV,因为中国的电池产业不能支持做很矮的车,电池的厚度不允许。所以他们都做SUV。但小鹏汽车后一款车会是一个轿车。

  南方周末:你怎么解读新出台的汽车产业发展意见稿?你认为电动车的生产资质什么时候能放开?

  何小鹏:我觉得从宏观来看,已经在放开,但没有那么强烈。据我所知,这个意见稿在后面会做修改,稍微放宽一点。从整体来看,我觉得汽车行业一定会比互联网行业管控厉害得多,门槛会下降,但不会下降很多。我们这样的头部企业不是问题,从资质的申请、并购,整车厂的合作和自建,我们都会做。

  何小鹏:我们最大的挑战,第一个是融合,一家几千人的企业,在两三年内把不同“圈”里的人合在一起。

  第二个挑战,如何规模品质地生产和交付。任何一个设备不到位,车就造出不来,所以每个地方的销售、售后、服务、运维体系全都要跟上去。而我们一家新企业挂着“独角兽”的名号,没有什么意义,它本来就是垫砖的,垫的越高可能摔得越惨,所以千万不要给自己垫砖,要把事情做好、做稳。

  何小鹏:我觉得所有做汽车的都需要很多钱,这是高资金、高技术、高人才投入的“三高”企业。对于我们这样的新企业的投入,最重要的是跟行业比,所以我们做了很多减法,不做电池,只做爆品。

  很多汽车企业一年出十款到二十几款车,除非是巨型企业才能做到,否则够呛,因为就那么点研发人员。所以我们一年只做一款。说白了,像我们这样的汽车企业,虽然一年花几十个亿,但实际上是做减法,做爆品才是关键。

  第二,中国有很多整车企业可能收入上百亿,研发投入却只占一个点到几个点。在这个层面上,这也是我们的机会,投入那么多钱,它可以让我们在另一条赛道跑得更快。

  何小鹏:从我的角度来看,它们大部分都是从汽车的供应链、汽车整车厂销售转型做创新。它们还在造一台传统的电动汽车,大部分人要不造一台概念车,要不造一台很便宜的车。从逻辑上,他们都没有做真正意义的创新。

  但换个角度,少数互联网企业想去创新,又发现汽车创新很难。小鹏汽车会稍微平衡一点,在整车上,我们稳健地创新;在软件和自动驾驶上,我们相对激进地创新,把这两个创新融合起来。随着我们的经验越来越丰富,未来会在整车创新上会多一些。

  我觉得,小鹏汽车是最有互联网基因、由心态最年轻的人组成的一家企业,我觉得基因决定了一家公司的未来。